这里是CounterWing!(`・ω・´)つ虽然本阵只是拿来stk的但还是欢迎来玩♪
基本是个同人译者,官方懒的搞,实在没人搞再说。
刚大木模型士,本命掉毛❤
Wower,美服WA/国服PVE养老中,For the Alliance!

★同人书架(乙女向/腐向有)★
莱达书架->http://10932.lofter.com/
打牌王书架->http://synchro.lofter.com/
K书架->http://sarurei-k.lofter.com/
Fate书架->http://yariyumi.lofter.com/
银英书架跑尸中,请静待刷新(
 

假面骑士OOO 官方小说 Ankh之章(7-8)

+++自购原版,译文仅供同好交流,禁止任何形式转载+++

假面骑士OOO 官方小说 Ankh之章

译 CounterWing

+++请勿转载到其他Lofter或打包上传至其他网站+++




Ankh之章 



7


  走出王宫的时候,正赶上倾盆大雨。

  脚踩在泥泞的地面上,我沿着漫水的林间小道前行。目的地是少女居住的小屋。今天必须得见到那名少女。不知为何就是有这种感觉。

  她可以让我回想起,此身为王的荣耀。

  出卖Greed众人,宣誓对王的服从。如果是那名少女的话,一定能为我指出今后的方向。

  我为自己的决定感到羞耻。

  背叛Greed们本身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。那些家伙并不是同伴。彼此的欲望一致的话就协同合作,不一致的话就分道扬镳。Kazari也是这么做的。既然选择出卖别人,自己也要有被出卖的觉悟。也就是说,自作自受。

  感到耻辱的是,我发誓臣服于『王』。

  畏惧死亡,为了活下去而作出的选择。

  为何不向『王』发起挑战。悔恨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我。

  我也曾身为王者。虽然被『王』击败过一次,不得不俯首称臣。但那是因为害怕被夺走更多的核心硬币,所采取的缓兵之计罢了。

  失去更多的力量的话,想要重整旗鼓再打倒『王』就会难上加难。

  然而,这次不同。

  我对眼前展现的“死”这一现象感到惧怕,被恐怖所支配。

  (跟人类有什么区别……)

  我害怕将自己和人类一样的弱小生物相提并论。在有限的生命中被各种欲望纠缠,得不到满足而愤恨地死去。我一直都轻蔑地看着他们。

  我拥有永恒的生命,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到手。因此,方能作为王者存在。

  道路湿滑不堪。踏出的每一步都显得更加沉重。像要陷进无边的泥沼一般。

  我必须想起自己身为王的事实。

  为此必须去见那名少女。

  (为了不变成人类,反而要去拜托人类……)

  我经常到少女那里去。

  由少女诞生的Yummy,满足了她的欲望。化作少女的眼睛,欣赏这美丽的世界。同时,也给我带来了许多普通硬币。

  Yummy是「鹫」的形态。鹫在鸟类之中,视力也是数一数二的。能从高空看到如同豆粒大小的猎物,再急速降下,用尖锐的喙和爪子捕食。

  这只Yummy也一样。猎物是人类的眼珠。从空中瞄准人类的眼睛,突然发动袭击,将之挖出。人类对于这样的攻击毫无抵抗之力。

  然后,Yummy会把猎物带回到少女的住处。

  它会站在少女身前,在她头顶将眼珠捏碎。血和体液落到少女头上,流过她失明的双目。此时,少女的脑海里便会出现影像,眼珠的所有者曾看过的,最美丽的风景。

  那应是很迷人的风景。

  少女总是非常开心地向我描述她所看到的一切。极尽辞藻,巨细靡遗。

  少女的话总能让我想起一度忘却的景象。

  想起我曾为天空之王的时候。想起拍打着翅膀自由翱翔,世上万物都归我所有的时候。

  我借着少女描绘的风景,回想起身为王的自己。

  不错的循环。我创造的Yummy将美丽的风景带给少女,少女将那景色讲述给我听。

  (倾听少女描述的风景吧。这样一来,我的烦躁感就会消失了。一定会)

  雨越下越大,雨滴也愈发密集。

  如果是人类之躯,在这暴雨里,多半会冷的发抖。

  我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意。虽然与此无关,我倒也并不讨厌下雨。

  我回忆起梦中曾被雨淋湿的时候。

  那会儿觉得雨天是个大麻烦。湿透的羽翼变得笨重。这点重量构不成什么障碍,但即便只是会减慢一点点飞翔的速度,也会令我觉得不快。因为我总是想要飞到更高,更高的地方。

  不过,今非昔比。现在的我没有羽毛。身上覆盖着的,是如铠甲一般粗糙坚硬的皮肤。

  (真可笑……)

  才不是我喜欢上了下雨。

  只是失去了被雨天困扰的理由而已。

  大滴的雨点砸在硬邦邦的皮肤上。形成的颤动传达给了身体。若是人类的话,此时的感情应当称之为寂寞吧?

  想着想着,我来到了目的地。

  我推开小屋的门。

  Yummy不在。或许是出门寻找猎物了。

  少女在床上安睡着。睡脸犹如人偶般清秀。

  我静静地等待少女醒来。

  她一个人住在这里。准确地说,是被囚禁在这里。

  固定时间会有仆人来送饭。一次,我逮住了那个仆人,得知了少女的境遇。

  (当然……那个可怜的仆人没能活着回去宅邸。森林里的野兽可是很危险的……)

  少女是宅邸里的仆从之子。是主人对女仆出手所生下的孩子。作为母亲的女仆死后,少女在宅邸里继续住了一阵。有一天,少女的双目突然失明,由此便被赶了出来。

  总之,她的命运,本应是死在这片森林里。

  「鸟先生……」

  少女醒了。

  我走近到少女床前。

  「来吧。跟我讲讲你看到美丽风景」

  平常的话……听闻此言的少女会露出喜悦的笑容,然后欢快地讲述起当天看到的景色。

  但是,今天有所不同。

  我再次催促。

  「怎么了。不可以吗?」

  「……嗯」

  少女点点头,将脸转向我。

  精致的面庞僵硬着,表情凝重。紧咬的牙关好不容易才挤出话语。

  「有个女孩子。在被欺负……女孩哭着拼命拒绝,但是,却不被理会」

  少女被强暴了。而施暴者正是少女的亲生父亲。

  我从各种各样的人身上创造Yummy,也见过很猎奇的欲望。Kazari和Uva或许不在意,我却无法容许。我绝不会满足那种卑劣低贱的欲望。一想到由那种欲望而生的普通硬币会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,我就发自内心的厌恶。假如真的不小心从那种人身上创造了Yummy,我会毫不犹豫地立刻将Yummy连同宿主一并斩杀。

  少女的父亲,在我所见过的人类之中,也拥有极为猎奇的欲望。

  这个男人顺从自己的欲望,袭击了幼小的少女。并且,在施暴的过程中,夺去了少女欣赏这美丽世界的权利。

  Yummy带来的,是这个男人的眼珠。

  而少女所看到的美丽风景,则是自己被施暴的场景。

  「然后」

  「够了」

  「叔叔的手遮住了我的眼睛」

  「停下。不用再说了」

  「我说了很痛,他却根本不听」

  「停下!不准说了!」

  少女被我的吼声吓住了。非常缓慢地,咬着牙挤出几个音节。

  「因为鸟先生是红色的呢。不是青色的不行……」

  从此以后,少女没有再开过口。

  Yummy一如既往地搜集着人类的眼睛。

  少女的脑海中,应当浮现过其他美丽的风景。但是,却没有再讲给我听。不管我对她说什么,少女都毫无反应。就如同连言语也失去了一般。

  「啊啊。啊啊啊」

  那天之后,少女只会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。她的精神崩坏了。

  我并不是觉得悲哀。

  也没有憎恨的感情。

  只是,为了弥补失去的东西,我来到了少女幼时所居住的宅邸。

  宅邸被警卫重重包围。毫无破绽。是因为Yummy曾经袭击过这里吧。然而,不管多么戒备森严,人类也不是Greed的对手。

  我一边屠杀着警卫,一边向宅邸正中前进。路上见到的人类无一活命。终于,我来到了施暴者所在的房间。

  人类裹在被单里颤抖着。战栗的同时碎碎念着祈求的话语。

  「神啊。请救救我……」

  我决定让这个人类,饱尝他所能尝到的一切痛苦。不断给予他非致命伤的凌迟。这个已经失去视力的人类,竟然还跌跌撞撞着试图逃命。

  「你以为可以逃得掉吗?」

  「救、救救我。就只饶我一命……」

  这句话让我的大脑瞬间陷入空白。

  (这个人类就是我)

  突然如此觉得。而如今的我,就是曾要夺我性命的『王』。

  我用爪子贯穿了他的要害。

  人类立刻就一动不动了。我眼前的生命,变成了单纯的肉块。

  「开什么玩笑!我才不是这样……我和人类不一样」

  我伸展双翼飞向空中。

  从空中眺望尸横遍野的宅邸。

  要往更高的地方去。更高。我拼尽全力飞到极限高度。虽然与梦中完全不能比,但俯视整个街道却也绰绰有余。

  街道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。寂静无声的深夜。。

  我望向森林深处少女所在的小屋。茫茫黑夜里本来什么都看不见,小屋附近却似有模糊的光亮。

  我朝着森林滑翔而去。

  靠近之后发现,小屋被点燃了。

  冲天的火光与浓烟吞噬了屋顶,四周站着几个人类。

  我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。

  是那些被夺走眼珠的人的亲眷。他们看到了Yummy飞回这里。

  然后等待时机,趁我和Yummy都不在的时候,放了一把火。

  对他们来说,少女是遭人厌恶忌讳的魔女。处置魔女的唯一方法便是火刑。

  很不可思议,我竟不觉得悲伤。只是冷静地眺望着燃烧的小屋。

  Yummy则以猛烈的速度从我身边冲过。

  它俯冲到地面,挖去那些人类的双眼。电光石火之间,那些人类还以为是火炬熄灭了。Yummy不给人类订正错觉的机会,迅速地将他们一一毙命。

  人类们因为同伴的死而陷入恐慌。

  Yummy为了守护少女,拼命与人类战斗着。敌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。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光吧。

  人类几乎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就死掉了。Yummy站在最后一个还活着的人类面前,向他伸出利爪。

  刹那,Yummy化作普通硬币,消失了。

  少女的性命在此刻陨落。

  宿主死亡,也就意味着Yummy的消灭。

  侥幸躲过一劫的人类仓皇逃窜。

  不知为何,我没有想要继续追杀他的念头。

  活着也好,死了也罢。那种事情都无所谓。

  我也不过是硬币的团块而已。

  对「生命」感到畏惧,实在是太愚蠢了。

  我会继续追求「想得到的东西」。不得不从『王』那里夺取的话,夺过来就好了。唯有如此,才能证明我的存在。

  「我只能是我」

  我用力拍打着翅膀,就算已经到了能到达的高度极限也毫不在意。

 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就要继续上升。

  终于,我穿过云层。大气变得稀薄。再怎么扇动双翼,也无能为力的地方。

  原本藏在云端的月光,照在我的身上。

  「取回力量之后,就到那里去吧。再之后是太阳」

  我在此立誓。

  我要重现梦中所见的风景。我必将夺回我失去的一切。




8


  我们所在的地方,是王宫的「王座之间」。

  入口处,魔法生物的残骸悲惨地倒在地上。

  『王』并不在这里。我们瞄准『王』外出的时机,侵入了王宫。

  如同预测一样,大量的魔法生物为了排除入侵者而袭向我们。一开始我还数着打倒的数量。中途便放弃了。四面八方袭来的实在是多到数不清。

  当中有个头巨大的敌人,就算集合Greed五人的力量也苦战了一番。它周身覆盖着无数普通硬币,对我们发起突然袭击。倘若Gameru在较力时输掉,我们这会儿多半已经败下阵来。

  其他还有各种各样的魔法生物。任何一个都不容小觑。

  我们绝不能输。Gameru什么都没想,但Uva和Mezuru应该都有所觉悟。一旦向『王』竖起反旗,我们就再无退路。被夺走核心硬币,失去更多的力量。这样的失败是绝对不能接受的。

  当然,我和『王』的关系万一暴露也会很麻烦。

  尤其是要瞒过Kazari。

  那家伙的直觉很敏锐。若是让Kazari察觉到我已经从『王』那里得知一切,以他的机智狡诈,说不定会有什么别的招数。

  又或许他已经注意到了。从Kazari的视点来看,『王』事先知道我们的反叛。真要想反击的话,在进入王宫的那一刻,『王』便会变身为OOO将我们全数击溃。『王』本身很强大,但只凭那些魔法生物是无法阻挡我们的。

  这样一来,Kazari的思考就会有两种可能。

  在我们以为计划成功的瞬间,『王』再突然出现,将我们拖进绝望的深渊。另一个则是,『王』舍弃了Kazari。

  Kazari会怎么想,会怎么行动。我怎么才能最有效地利用这件事情。

  激烈的战斗结束,魔法生物被打倒,王座之间重归平静。

  正中间的王座旁边,有张小桌子。桌上有一个做工考究的箱子。

  核心硬币就被收纳在其中。

  「在这个箱子里」

  「我来开」

  Uva走过来,向宝箱伸出手。

  但最后,还是把箱子交给了我。

  「果然还是你来开。搞不好有机关」

  「怎么?怕了吗?」

  「谁怕了!我只是觉得这么顺利说不定有古怪。比如说,你其实早就和『王』串通好了」

  疑虑深重却不小心歪打正着。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Mezuru也没有提出反论。

  「又比如说,打开箱子就会爆炸之类的」

  Kazari取笑起Uva的胆小。

  「大家好像都很害怕呢。那我来开好了」

  「不用。我来就好」

  我拒绝了Kazari的自告奋勇。

  「好吧,Ankh来」

  我打开箱子,里面放着五色核心硬币。

  「没问题,是我们的核心硬币」

  有很多枚。一眼看上去,几乎是我们失去的所有核心硬币。恐怕『王』这时所持有的,只有包括Taka·Tora·Batta在内,我们诞生之前便被取走的第十枚核心硬币。

  也就是说,将这些核心硬币依次吸收的话,在场的Greed全员都将成为完全体。

  「这样就能打倒『王』了」

  Uva发话的瞬间。

  Kazari突然向我发动袭击。伸长的鬃毛瞄准了我手中的箱子。

  然而,他没能得逞。

  挡下攻击的是Mezuru和Gameru。Mezuru击中了Kazari。Gameru则用蛮力将他控制住。

  「瞒着我们做出这种事,你还真够胆量」

  「不准耍赖」

  Kazari对自己的失败直翻白眼。

  「就是说我的叛变已经暴露了?真过分。都知道了还假装什么」

  「真敢说。你个叛徒还大言不惭」

  「也是呢」

  Kazari试图挣脱Gameru的拘束逃跑。

  「Uva!接着!」

  我将核心硬币丢向Uva。

  核心硬币被Uva的身体依次吸收。下一刻,Uva开始发光。

  Uva的攻击命中了正要逃窜的Kazari。完全体的力量将他整个击飞。

  「你这混蛋,休想再动坏脑筋夺走核心硬币」

  「就凭你」

  Kazari故意激怒Uva使他露出破绽。

  「Mezuru!Gameru!」

  我继续掷出核心硬币,分别被Mezuru和Gameru吸收。

  「多谢,Ankh」

  完全体的Mezuru操纵起水罐中不足一瓢的液体,水变化成尖锐的长枪,刺穿了Kazari。

  「还有我!」

  Gameru左手的大炮发射。子弹每一次命中,Kazari身上便叮叮当当地迸落出普通硬币。

  胜负已定。被三只完全体Greed包围,他已无路可逃。

  我走了过去。

  Kazari狼狈地倒在地板上。

   「你要怎么处置我?」

  我把右手伸进盒子里,抓起属于我的核心硬币。

  核心硬币被右手所吸收,手心发烫,热度从右手蔓延到整个身体。

  「这就是完全体的力量吗……」

  「感觉如何?」

  「还不差」

  「那可真是恭喜」

  Kazari自嘲地笑笑。然后将目光转向我之外的Greed们。

  「你们真是蠢死了」

  「你说什」

  Uva扬起爪子。

  「是Ankh告诉你们我叛变了吧?这说明什么?说明Ankh是从『王』那里得知的这件事。话已至此,脑子再笨也听得懂了」

  「什么意思?Mezuru」

  「Ankh和『王』是一边的。这是Ankh设下的陷阱。最后我们还是被他摆了一道」

  「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协助他」

  Kazari似乎无法理解。为什么事先知道我和『王』是串通好的,其他Greed还会赞同我的计划……确实,仅仅这样并不合理。

  「你说的没错。在你把我们卖了之后,『王』立即便提出要我背叛你们」

  「『王』总是这么中意你,真不错。那你怎么回答的?」

  「这就是我的答案」

  我取出箱中剩下的核心硬币。从指缝间掉落到Kazari身上。

  一枚接一枚,Kazari吸收了核心硬币。

  「你想干什么?」

  「我将顺从我的欲望」

  「你要背叛『王』吗?」

  「我想要力量。一切阻挡我的存在都要排除,仅此而已……」

  我将最后一枚核心硬币丢向Kazari。

  硬币化为Kazari身体所欠缺的那一片。下一瞬间,放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  「Ankh居然这么好心。出什么事了吗?」

 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少女的脸。寻求失去的美丽事物,却被欲望压垮的可怜少女。

  (「被人类影响了」就算说了他也不会懂的)

  我移开视线,不理会Kazari的问题。

  「若是我再次背叛你们呢?」

  「到时候就是四对一」

    Uva立即答道。

  「好吧。我保证,我会跟你们一起行动」

  「叛徒还装腔作势」

  「别说了」

  Uva不满地哼了两声。

  戳穿Kazari的叛徒身份时,只有Uva怒火中烧,提议余下四名Greed一起合力消灭Kazari。要不是Mezuru冷静地阻止了他,说不定真会发展成那样。不集合全部Greed的力量就无法对抗『王』。Uva应该也这么想过。他向来容易感情用事。

  「接下来要怎么做?」

  Kazari向我询问之后的行动计划。

  Greed们的目光也集中到了我身上。

  「现在开始,发动奇袭」

  『王』为了侵略邻国,这会儿正在国境附近的某个教堂驻扎。

  「凭借完全体的力量,我们天亮之前就能赶到。趁着黑夜一口气解决掉」

  为了获得自由,我们展开了行动。

  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61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本陣強襲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