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是CounterWing!(`・ω・´)つ虽然本阵只是拿来stk的但还是欢迎来玩♪
基本是个同人译者,官方懒的搞,实在没人搞再说。
刚大木模型士,本命掉毛❤
Wower,美服WA/国服PVE养老中,For the Alliance!

★同人书架(乙女向/腐向有)★
莱达书架->http://10932.lofter.com/
打牌王书架->http://synchro.lofter.com/
K书架->http://sarurei-k.lofter.com/
Fate书架->http://yariyumi.lofter.com/
银英书架跑尸中,请静待刷新(
 

假面骑士OOO 官方小说 Ankh之章(5-6)

+++自购原版,译文仅供同好交流,禁止任何形式转载+++

假面骑士OOO 官方小说 Ankh之章

译 CounterWing

+++请勿转载到其他Lofter或打包上传至其他网站+++






Ankh之章 



  为了寻找有着无尽欲望的宿主,我走进了森林深处。

  我能感觉得到。在这片森林的某个地方,生活着一个拥有巨大欲望的人类。我需要强力的Yummy。而为了创造出强力的Yummy,得有符合条件的人类宿主才行。

  需要强力Yummy的理由,不仅是为了与『王』作战。

  我的敌人不止『王』,还有Greed们。

  全员都同意了我的提案。但是,所谓Greed正是欲望的化身。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望,哪天会互相背叛都很正常。打倒『王』之后,多半就将迎来Greed之间的内斗。夺取彼此的核心硬币,确立斗争的优势地位。Gameru之外的三个人毫无疑问会如此行动。

  特别是Kazari。这家伙要格外注意。

  状况有变的话,随时都有可能背叛我们转向王一边。他就是这种家伙。这样的话,就连最后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。

  必须避免事态演化到如此地步。

  为了预防这种情况,我也得准备对策。强力的Yummy是不可缺少的。

  如果计划失败,大约会被夺走更多核心硬币吧。我只有三枚核心硬币。再失去的话,很难说会怎样。

  我突然想到。

  『王』说我们拥有永恒的生命。而我们的生命就存在于核心硬币之中。

  说穿了,不过是脆弱的小小硬币罢了。

  保有的核心硬币越少,身为王的力量就越微弱。普通硬币少到一定程度的话,连现在的身体都很难维持。到时候,就只剩下寄宿在核心硬币上的魂魄而已。

  只有魂魄的存在,根本没法收集普通硬币。

  还要持续受自身欲望的煎熬。

  这真的能称之为「活着」吗?

  不,在此之前,我们真的能算是「生命」吗?

  我忆起在梦中看到的风景。那时,我的确有活着的感觉。

  那曾是充满各种鲜活色彩的世界。目之所及尽是生命的颜色。然而,如今扑面而来的却是一片死寂的灰色,毫无生命的气息。

  嗅觉也是如此。我曾在湿咸的海风中飞翔。森林的幽香。雨后泥土的芬芳。但是,如今却什么气味也感觉不到。

  以前,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夺取其他生物的生命。不论是什么,吃起来都有味道。可口的,难吃的。苦的,甜的,辣的……

  现在却仅能分辨出冷或者热,这种程度。

  我对自己的生命没有一丁点的真实感。

  边在林中漫步边想着,那也许就是我欲望的真相吧。我想要确确实实地体验「活着」的感觉。像那梦中一样……

  这时,我察觉到一股强大欲望的脉动。

  「就在附近」

  持有巨大欲望的人类。我朝气息所在的方向飞奔。

  这等规模的欲望很少见。甚至能与『王』媲美也说不定。

  感觉到欲望的鼓动的同时,我大概就能知道那是何种欲望。欲望达成的幻象会自动出现在我的脑海。想要金钱的人的幻象是黄金的世界。想要名誉的人的幻象是被人群簇拥与欢呼。大致都是这种情形。不过,这次我的脑海里并没有浮现任何幻象。硬要说的话,是一片黑暗。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
  我对这个人类产生了兴趣。

  (会是什么人?)

  难不成是整天想着「用黑暗埋葬整个世界」的家伙?自己也随着世界一同终结什么的。果真如此的话,一定能从他身上创造出最强的Yummy。我有点跃跃欲试。

  然后我看到了庞大欲望的所有者。

  是一名少女。少女正屈膝摘地上的一朵小花。

  美丽的少女。比我所见过的人类都要美丽。

  但我同时也感到不知所措,为什么这娇小的少女会有如此庞大的欲望?

  至今为止,无论男女老少,我从各种各样的人类身上创造过Yummy。这样年幼的少女却是头一次遇到。少女的外表看来也就八岁左右。

  我没有掩饰内心的失望。虽说只是我的想象,眼前的少女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有灭世欲望的家伙。
  期待落空了。

  (还什么「用黑暗埋葬整个世界」的人类啊)

  我不禁嘲笑起几分钟前的自己。甚至莫名觉得,那也许只是我自己欲望的投影罢了。

  (算了)

  无论少女的欲望是什么,都会是难以填满的巨大欲望,这点并没有改变。我不再去做无谓的猜测,着手创造Yummy。

  我走近少女背后,准备投入普通硬币。

  「鸟先生?」

  恬静悦耳的声音响起。

  (鸟先生?说我吗)

  通常,不管是什么样的人,看到我都会惊慌失措的逃跑。这也难怪,我是异形的怪人,再强硬的人类也会吓破胆落荒而逃。可是,这个少女不一样。她静静地望着我,没有半点要逃走的迹象。

  「是鸟先生吗?」

  真不可思议。少女的目光没有焦点,似乎在透过我看着更加遥远的地方。又或许是,在观察我的内心也说不定。

  「我不是鸟」

  「鸟先生说话了!」

  少女终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虽然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  「是会说话的鸟先生?」

  「都说了我不是鸟」

  「骗人。明明你一动就会听到羽毛拍打的声音」

  「羽毛的声音」

  「嗯。很大的声音。也就是说,有很大的翅膀吧」

  少女边说边朝我的方向走来,步伐不稳,双手向前摸索,摇摇晃晃地。

  我不解地看着少女。

  (这家伙到底……)

  这时,少女被地上的树根绊到了脚,眼看就要失去平衡摔倒。

  「小心」

  我下意识地出声。冲上前接住了她。

  「对不起。谢谢」

  少女向我道谢。道谢?向我?开什么玩笑?我这是在做什么。

  「毛茸茸的」

  「毛茸茸?」

  「果然是鸟先生。羽毛蓬蓬的」

  说什么胡话。根本是粗糙又凹凸不平的。真的摸到的话就知道了。美丽的羽毛很早以前就失去了。少女完全不在意这些,用力想要拥抱我。

  「放手」

  我条件反射地击飞了她。少女倒在了地上。

  「好痛……鸟先生……真粗鲁」

  少女似乎并没有受伤。确认了这一点,我稍微感到安心。不对,我可从来没有在意过人类会不会受到伤害。我开始全力否定内心某种令人不快的感情。

  「鸟先生。你在哪里?」

  此刻,我才突然注意到少女的不正常。她正朝无人的方向搭话。

  「你的眼睛,看不见吗?」

  我出声问道。少女这才转向我。

  「在那边!」

  少女蹒跚着向这边走来。我看着她颤颤巍巍的步伐,犹豫再三,还是伸了手去,扶住了她。我再一次问道。

  「……你看不见东西吗」

  「嗯。呐,鸟先生是青色的吗?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我在寻找青色的鸟儿」

  少女双手紧紧握着我的右手,如此说道。十分奇妙的感觉。自从被『王』夺走核心硬币以来,我便极为厌恶被人类触碰。但是,被少女这样握住手,却并不觉得讨厌。不仅如此,甚至还有几分怜爱与安心的感觉。

  「找那种东西干什么?」

  「据说找到青鸟的人就能得到幸福。母亲去世之后,我一直都在寻找。呐,鸟先生是什么颜色的?」

  「我是……红色的」

  「……是吗」

  少女遗憾地小声说道。

  「不过,我可以满足你的欲望」

  「欲望?欲望…是什么?」

  「就是你想做的事情。你想要什么?」

  「我想看到美丽的事物」

  (美丽的事物…吗。是吗。和我一样)

  我在心中默念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想看到。那曾在梦中出现的美丽的世界。再一次,用这双眼睛……

  我抚上少女的额头。投币口显现了出来。我拿出一枚普通硬币。

  「就来满足你的欲望吧」

  我往投币口丢下了普通硬币。

  



6


  那天,我为了向王贡奉普通硬币,来到了王宫。

  王宫里的人类看到我们Greed并不会感到惊奇。由炼金术师们创造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生物,王宫里多得是。

  不过,那都是些简陋的不足以称之为生命的东西。将动物的零部件拼合而成的嵌合体。有时候,精神失常的炼金术师会把奴隶也当作实验材料,创造出各种可悲的生物。

  他们再也没能创造出像Greed一样具备思考能力的生命体。

  (那是当然的)

  我一直都相信,我们的存在是特别的。其他Greed也是如此。不过这毫无根据。谁也无法保证以后不会出现比我们更优秀的生命体。若真是出现了,定会令我不快至极。

  (我们也和这些家伙一样吗……)

  我挥去无谓的思绪。它们都是将要被我们消灭的可怜生物,就算为了不沦落至此,也必须打倒『王』,夺回核心硬币。

  虽然我并不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,但很明显,它们会妨碍我盗取核心硬币。一只的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,数量上却是个大问题。在它们身上耽误太多时间的话,事情就会变得很棘手。趁『王』不在的时候下手固然可以抢得先机,而一旦被『王』察觉到,他会瞬间返回这里的可能性也必须要考虑。

  我加倍小心地凝练计划。我从人类之间的斗争中学到了一件事,在战斗开始的那一刻,胜负便有八分已定。决定胜负的是战前的准备。在展开行动前,我要尽可能多的收集情报。

  我边思索着计划,边向王座之间前进。

  到达目的地,推开厚重的门扉。

  门里出现的,是『王』和另一个不该出现的家伙。

  Kazari。

  (为什么Kazari会在这)

  Kazari很少会来这里。除我之外的Greed,几乎不会出于自愿而来到这里。

  (为什么这家伙会出现)

  脑中瞬间闪过最坏的预想。

  (该不会……是来泄露我们的计划的……)

  那样的话一切就都完了。知晓反叛的『王』绝不会保持沉默。作为制裁,『王』会从我这里夺取更多核心硬币。得在那之前逃走……或者反击。反击的念头立刻就被我自己打消了。对手只有『王』一人的话尚且没有胜算,再加上还有Kazari。以一敌二,我根本就不应该应战。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一条。

  (召唤之前创造的Yummy来抵挡。这样一来,至少能从这里逃掉……)

  「跟你一样哟」

  突然,Kazari的声音响起。

  「我也是为了向国王陛下贡奉普通硬币而来的」

  Kazari非常愉快似的继续说道。

  「从国王陛下那里听说了,你最近赚的可不少。看来是找到了欲望相当强烈的人类宿主呢」

  「……没什么大不了的」

  「这么谦虚一点都不像你。国王陛下可是很高兴呢。像我这样的,因为贡奉的普通硬币太少,还被训斥了」

  Kazari说着,视线移向王座上的人类。

  「Ankh君随着自身的欲望而行动,这便是成果!Kazari君,你要顺从自己的欲求。Ankh君,你也如此认为吧?」

  『王』愉悦地问道。看起来,他似乎并没有从Kazari那里听到关于计划的事情。

  「是这样吗?」

  「不……」

  「怎么了Ankh。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哟。平常的你,就算面对国王陛下也是出言不逊,毫不留情。我可做不到呢」

  「就说了没什么」

  Kazari难道真的…不是为了出卖我们而来的吗……真的只是,来贡奉普通硬币的?

  「事办完了就回去吧。我接下来和Ankh君还有话要谈」

  「那么,最后一件事。贡奉普通硬币的比例减少点如何。比方说,六:四」

  「不可以。我七,你们三。没有变化的必要」

  「多少考虑一下就好。我的提案还算公平吧。再见了,Ankh」

  撂下这话,Kazari以猫科动物特有的轻快脚步离开了房间。果然,他并没有跟『王』透露计划。我略微安下心来,警戒地望向『王』。

  「所谓谈判从来都不是容易的手段。如果想改变普通硬币贡奉的比例,就必须让我得到其他方面利益。我能认可的利益。这才是可行的谈判」

  若是Kazari将我们的计划向『王』和盘托出,他或许会很乐意改变这个比例。

  「你应该懂的吧?Ankh君」

  『王』露出一如往常的烦人笑容。

  「我才懒得管」

  (多半,Kazari只是来观察敌情的。虽说只有片刻,我仍对自己的胆怯感到恼火)

  我终于放心了。因Kazari出人意料的行动而动摇的自己,真是太难看了。今天就赶快把普通硬币交完离开吧。

  就在我冒出这想法的瞬间。

  「以你为首,Greed正密谋要葬送我是吗」

  『王』的发言,让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耳朵。

  「我从Kazari君那里听说了」

  『王』如此说道。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愉悦笑容。

 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我一时无法做出任何反应。

  「让你受惊了。不过,你应该有想到吧。从你进入这个房间,看到Kazari君的时候起,就应该有想过『他是为了向我泄露计划而来的』这种可能性。说起来,当时,你可是相当紧张哪?为了掩饰自己的动摇,拼尽全力了不是吗?就这点来说确实令人敬佩。在对你的观察上,我还从未失手过」

  『王』得意地说个不停。用他那响若洪钟的声音。

  这就是『王』。露出骇人的笑容,从容地看穿了一切。取笑他人,以别人的困惑为乐,多么恶趣味的家伙。

  感到焦躁的同时,我也面临着迫切的选择。

  是战斗。还是逃跑。

  无论怎样。计划已经败露,他不会白白放过我。我不能再失去核心硬币了。一对一的话绞尽脑汁或许还能逃得掉。我当机立断,抬脚就要朝窗户的方向奔去。

  「等一下。我并非要责难你」

  就在这一刹那,『王』出声叫住了我。

  「再说一次。我没有任何谴责你的意图」

  『王』再三着重强调,缓缓地与我搭话。

  「你想干什么?不是听Kazari说了吗?我要带领Greed们一起打倒你。……我是说过这话。这是事实。夺回核心硬币,打倒你这混蛋」

  我向着『王』怒吼。而『王』却完全无视我的暴躁,回答道。

  「太精彩了!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刻!等着你们Greed中的某一个朝我竖起反旗。我一直相信,率先说出这句话的人会是你。Ankh君,正如我所料。」

  『王』似乎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。

  (在戏弄我吗……不,不止如此)

  恐怕『王』并不仅仅是在嘲弄我。否则的话,他应该会瞬间变身为OOO,从我这里夺走核心硬币才对。他没有这么做的理由是……

  我拼命运转起每个脑细胞,试着揣测『王』的真实意图。接下来的选择将会左右我的命运。

  「不用那么警惕。我只是打心底里为你的欲望而感动罢了。不必紧张。你想知道的事情,我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」

  我静下心来,向『王』发问。

  「……Kazari的目的。他跟你提出了什么条件」

  事已至此,蒙混过关也没有任何意义。我必须要知道Kazari为了什么出卖我们。

  「Kazari君说,他会背叛你们投到我的麾下。非常有趣。他的这一行动,完全符合身为Greed的思维方式。而Greed最想得到的东西,那自然是」

  「回报是核心硬币吗……」

  「正是如此。报酬是我从他那里夺取的核心硬币。Kazari君提出要给你们设计个陷阱。当计划进行到最后,直接和我战斗时,Kazari君便会倒戈给你们致命一击。你们将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背叛而陷入混乱,作战以失败告终」

  他应该没有说谎。本来我们与身为OOO的『王』之间,就有着不小的力量差距。如果混战中Kazari再从背后夹击,瞬间就会败下阵来。

  「然后,Kazari君还有他自己的小算盘」

  「进一步削弱我们吗……」

  「不愧是Ankh君。你们的计划失败之后,作为“惩罚”,我会从你们那里夺取更多的力量。这样一来,你们每个人只会剩下一到两枚核心硬币」

  「最后,Kazari就会拥有Greed中数一数二的压倒性力量」

  非常有Kazari风格的阴谋。

  (嘁。最坏的预想成真了。果然一开始就应该把Kazari排除在外的)

  我明明知道Kazari阴险狡诈的性格。最初的时候也考虑过,只与他之外的三名Greed合作。

  然而。

  无论如何也想确保更多的战力吗,还是说,觉得多少对『王』的仇恨是相通的……

  伙伴意识。我突然醒悟到,自己的内心居然存有那种无聊的感情。

  (Greed同伴……的伙伴意识。笑死人了)

  我只为我自己的欲望而活。“同伴”之类的是弱者才会使用的词汇。这种无法独自打破的状况,我早已在心底诅咒了不下万遍。

  ……。

  现在后悔也毫无用处。重要的是,接下来要怎么做,而眼前这个家伙又会怎样行动。

  我努力地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。极力掩饰着内心的动摇,若无其事地向『王』问道。

  「你想把我怎么样」

  『王』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,又似乎毫不在意地露出了笑容。静静地回答。

  「对你遵循自身欲望的行动,送上祝福」

  我强忍着窜上头顶的怒火质问道。

  「没问你这个。我是说,你打算怎么处置我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企图打倒你是事实。任凭欲望的驱使,用尽一切办法杀掉你。这就是你所赞美的欲望」

  『王』只是听着,一言不发。

  「就算你再怎么称赞“顺从欲望的我们”,你也不是那种会乖乖将自己的性命双手奉上的家伙吧?」

  「当然,那自不用说。我没有赴死的念头」

  「那么,你会把意图杀死你的家伙怎么样?」

  「你觉得呢?」

  「我就在问你这个」

  「支配。你应该知道,我已经统治了很多国家。统治国家,就意味着管理属于这些国家的人群。我支配他们,掠夺他们。所以,我也会夺取你的一切。像我至今所征服的那些国家一样。觉得很残酷吗?」

  「那倒没」

  「没错。所谓欲求,就是掠取。欲求强大的一方得到,欲求弱小的一方失去。我早有觉悟,如果输了,我会献上我的所有。对手是你们也一样」

  「哼。如今计划已经败露,我们根本没有胜算。少罗嗦,想要核心硬币的话就来抢吧」

  就算只剩下最后的一枚,我也绝对不会放弃。不管重来多少次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  「不用那么急着认输。你们确实不会死,但前提是核心硬币还在」

  那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。罗里吧嗦的烦死人……

  「再过不久,能破坏核心硬币的Greed就要诞生了」

  仿佛晴天霹雳一般,我的脑袋一蒙。能破坏核心硬币的Greed?也就是说,那家伙诞生的瞬间,就是我们永生的结束。

  (能够赐予我们死亡的家伙即将出现……)

  心脏激烈地跳动着。非常奇妙的感觉。甚至有些兴奋。奇怪,失去『永恒的生命』有什么可高兴的。难道我也在期待着死亡,期待着世界的终结吗?

  「感到惊诧吗?虽然我并不需要那种东西,炼金术师们却执意要做出来。他们的思考有时候会超出我的想象。我现在反而十分期待新Greed的诞生」

  是吗……如果『王』用新Greed的硬币变身的话……就能够杀了我们。依照原本的力量之差,我们能获胜的几率就已经很渺茫了。片刻前莫名的兴奋被一扫而光,太奇怪了。期待『死亡』与对『死亡』的恐惧,我被这两种复杂的感情夹在其中。

  「你大可安心。我并不打算将那种力量用在你们身上。至少,目前是如此」

  我感到焦虑。不快点行动的话……在新的Greed被创造出来之前,不赶快打倒『王』的话。可是,所面临的事实堪称绝望。早个几天的话尚且还有救,现在计划全部败露,我已经束手无策。

  倘若向『王』宣誓永远服从与忠诚,或许就能解脱了。但是……

  「烦死了快给我回答!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!」

  『王』边笑着,边把酒倒进空了的杯子中。

  「太精彩了。对死亡的恐怖,使你的欲望更加膨大。只是想象一下会失去的东西,就能鞭策自己奋起挣扎」

  「回答我!」

  「我比谁都惧怕失去。所以,才想得到。才拥有比任何人都强烈的欲望。现在的你,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情吧」

  对失去的恐怖,就是欲望的原点所在。

  也许他说的没错。如果没有那个梦的话,我也不会有欲求。正是那时所失去的东西,催生出了「想夺回」的欲望。

  (那么。……森林里见到的那个少女,她所失去的又是……)

  「这样可好?Ankh君。我还没有答应Kazari君提出的条件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字面上的意思。Kazari君向我出卖了你们。但是,我并没有立刻接受他的提案,还在考虑中。也就是说,现在,在这里,与你订立契约也无妨」

  「和我?」

  「单刀直入地说,我希望你可以背叛其他Greed」

  「你说什……」

  「我想要更强大的力量。最大限度确实地将核心硬币收入掌中」

  「最大限度……」

  「没错……

   以我作为容器,吸纳所有的核心硬币。借助核心硬币的力量,我将达到更高的层次」

  『王』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  「我将,得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!之后,创造出全新的世界!」

  『王』难以衡量的欲望让我无言以对。然而,只是这样呆站着也无济于事。就算我背弃了Greed,连我自身也被『王』吸收的话就完了。这笔交易的破绽太大了。

  「那种事……不需要我的协助也能做到吧」

  「但不能保证。目标逃走的话就会变得很麻烦。就像刚才,如果袭击你,多半就会被你逃掉。其他Greed也一样。失败的话我将再也无法得到他们的核心硬币,这就得不偿失了」

  「那干脆不让我们诞生,一开始就这么做不就好了」

  「我从未后悔过这件事,创造出你们,庆贺你们的诞生。通过观察你们,使我对欲望本质的理解在不断加深」

  「你已经拥有了莫大的力量。人类的世界里无人能敌」

  「的确如此。不过,你这个想法真是太愚蠢了。对力量的追求永无止境,这便是我的欲望。假如创造出这个世界和人类的『神』真的存在的话……我想得到能打倒他的力量。你们不也一样,想要打倒作为创造主的我吗」

  (创造出你的神可没你这么贪得无厌。人类不都还自由自在地活着)

  「比起这个,你应该还有要问的问题吧?背叛其他Greed之后你会怎么样?不想知道吗」

  「你不可能只放过我一个」

  「我会把你的核心硬币全数归还。如何」

  「为什么。你没理由这么做」

  我向『王』投出最直接的疑问。

  『王』从宝座上起身,走到房间一角蠢动着的魔法生物旁边。那是将狗和鹰糅合而成的诡异生物。『王』怜爱地抚摸着它。

  「要问为什么……硬要说的话,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。Greed当中,你的欲望最为强烈。……我是这么认为的。看着你就仿佛看着另一个我」

  (别说了)

  『王』的话令我一阵恶寒。没有什么比将我和这家伙重叠起来更恶心的了。因为这种事而得到核心硬币,简直难以忍受。出卖其他Greed根本不疼不痒,但唯独这个我无法忍受。

  「让我听听你的回答吧」

  『王』说着,将手探进魔法生物的胸口。那生物发出痛苦的嚎叫,在地上来回翻滚,却无法逃出『王』的手心。然后,『王』将手抽了出来。

  手上是还在不断跳动的心脏。

  咚、咚、咚……

  失去宿主的心脏,即便失去了跳动的理由,鼓动也仍在持续。

  咚、咚、咚……

  这韵律,让我想起硬币掉落的声音。

  恐怖支配了我的全身。

  (停下。你不能就这么屈服。不要忘记你曾经也是王。没什么可怕的。亮出你的爪子。现在就贯穿这混蛋人类的心脏。像那地上那可悲的魔法生物一样杀掉他……那才是你身为王的尊严)

  「我知道了。我会背弃Greed们的」

  『王』露出笑容,再一次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  「恭喜你!全新的你在此诞生了!」

  咚、咚、咚……

  咚、咚……

  咚……

  ……

  话音落下时,『王』掌中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。



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4)
 
 
热度(70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本陣強襲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