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是CounterWing!(`・ω・´)つ虽然本阵只是拿来stk的但还是欢迎来玩♪
基本是个同人译者,官方懒的搞,实在没人搞再说。
刚大木模型士,本命掉毛❤
Wower,美服WA/国服PVE养老中,For the Alliance!

★同人书架(乙女向/腐向有)★
莱达书架->http://10932.lofter.com/
打牌王书架->http://synchro.lofter.com/
K书架->http://sarurei-k.lofter.com/
Fate书架->http://yariyumi.lofter.com/
银英书架跑尸中,请静待刷新(
 

假面骑士OOO 官方小说 Ankh之章(3-4)

+++自购原版,译文仅供同好交流,禁止任何形式转载+++

假面骑士OOO 官方小说 Ankh之章

译 CounterWing

+++请勿转载到其他Lofter或打包上传至其他网站+++





Ankh之章 


3


 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人类竟会庆祝我们的诞生。而且,每年到诞生日的时候都会。

  我实在无法理解这家伙的脑回路构造。

  (有什么可高兴的?诞生在这种欲壑难填的地狱)

  『王』的祝词在我耳边萦绕了很久。

  这也很正常。毕竟就是因为这家伙,我才不得不诞生到这个地狱一样的世界。被永远无法填满的欲望所折磨的地狱。

  那不是祝词,而是使我永生不得脱离欲望之壑的诅咒。

  

  距离不祥的诞生日起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我早已成为了欲望的奴隶。

  无法抑制内心涌动的欲望,如同地狱般的日复一日。

  「想得到」的心情居然如此痛苦……而且,这种「想得到」的感情是不管怎样做都无法满足的。从今往后也将是如此。

  我所生活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地狱。

  唯一能称得上慰藉的,便是收集普通硬币了。

  收集、吸收普通硬币,能感觉到身体回复了一点点力量。然而无论吸收多少普通硬币也无法弥补心中的空洞,只能聊作安慰。  

  在人类的身体里投入一枚普通硬币,使之生出名为Yummy的怪物,由此收集普通硬币。

  Yummy自人类的欲望而生。可以说是宿主欲望的具现化。

  它随宿主的欲望行动。每当欲望被满足时,就会制造出普通硬币。

  我为了收集更多的普通硬币,开始观察人类这种生物。欲望越庞大的人类,其所诞生的Yummy便能带来越多的普通硬币。

  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,我开始有点理解人类了。

  人类是非常有趣的生物。而且,极其愚蠢。受欲望摆布的程度比起我们Greed来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人类的欲望存在很多种类。

  金钱欲。食欲。嫉妒。权力欲。支配欲。名誉欲…… 

  为了满足各种各样的欲望,人类会轻易地背叛、欺骗、杀戮。就算对家人也一样。只要能满足自身的欲望,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。

  简直像被欲望附身了一样。除了「想得到」之外没有生存的理由。

  『王』曾经说过。

  「人类从呱呱坠地的瞬间就开始嚷着『想要』,婴儿会啼哭也正是为此」

  人类从出生起便成为了欲望的仆从。他们只为了满足欲望而生。对这个观察结果,我甚至觉得荒诞可笑。因为,人的一生是有限的。

  为了满足欲望而生,这点和我们Greed是相同的。但人类和我们之间有一个决定性的差异。对于Greed来说,并没有寿命的概念。『王』早就告知过,我们会永远深陷在欲望之中,为满足「想得到」的欲求而存在。

  但人类并不是如此。人类的一生太过于短暂。不管如何追求,怎样填补自己的欲望,人都会死。就算欲望得到了满足,死了也就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所以在我看来,寿命短暂的人类的欲求是毫无价值的。虽然人类本身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。

  『王』也是人类中的一员。

  在我所见过的人类当中,他拥有最深不见底的欲望。

  『王』所治理的国家,位于大陆的中心。

  历史悠久,然而国土狭小,依靠往来的贸易倒也很繁荣。作为被大国重重包围的小国来说算是特例。大多数情况下,这样的小国都会在周边大国的博弈中凋零衰败。

  拯救了这个国家的,是作为重要物资的药品。只要有战争,就会有负伤者,没有足够的兵员就无法持续进行战争,于是药品就变成了必要之物。这个国家盛产各种药草,且拥有独特的精制技术,成为了药品的出口国。其所生产的药品品质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国家。

  而支撑这一切的则是炼金术师们。

  虽然炼金术师们志不在此,但他们所拥有的知识及技术都是药品生产不可或缺的。因此,这个国家给予炼金术师的待遇与地位都非常丰厚,越来越多优秀的炼金术师聚集到了这里。

  『王』在继任小国的王位之时,便将手下的炼金术师们召集了起来。

  「解放你们的欲望吧。那将成为实现我欲望的第一步」

  炼金术师们真正的志向是创造出人工生命体。『王』向他们保证,将全力支持他们的研究目标。

  作为结果,凝聚了不同生物之力的核心硬币诞生了。

  核心硬币的出现,赋予了『王』巨大的力量。

  欣喜不已的『王』随之开始侵略其他国家。在OOO压倒性的力量之下,周围的国家毫无还手之力,只得俯首称臣。

  除了我见过的TaToBa形态之外,OOO还拥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力量。

  使用我的核心硬币的「鸟系联组」。凝聚了鸟类的力量,擅长使用高温的火炎。凭借火焰之翼,从高空将人群无情地烧成灰烬。OOO曾用这一力量,烧毁了无数个村庄。

  使用Uva的核心硬币的「昆虫联组」。凝聚了昆虫类的力量,擅长使用雷电之力。化作无数分身,再大规模的敌军都不足为惧。一人单挑一万以上的大军,光是这等违背常识的景象就足以令敌人闻风丧胆。

  使用Kazari的核心硬币的「猫系联组」。凝聚了猫科动物的力量,擅长迅捷的近身战和日光的灼热之力。OOO曾凭借其压倒性的速度侵入敌国的城堡,在一瞬之间斩杀对方的国王。还曾在某次入侵中,用灼热的日光将整个湖泊烤干,极大加快了本国军队推进的速度。

  使用Mezuru的核心硬币的「水栖联组」。凝聚了水栖生物的力量,擅长使用水之力。就连敌国自豪的不败舰队,也在其面前倾数覆灭。

  使用Gameru的核心硬币的「重力联组」。凝聚了重量系生物的力量,擅长用无穷大的力量进行攻击。OOO常用这一力量震撼大地,掉入深渊裂隙之中的可怜士兵不计其数。

  无论哪一种,对于制霸人类的国度来说都足够了。

  『王』由此,将大陆广袤的领土收入囊中。

  他令被吞并的国家的子民成为奴隶,各个国家所属的宝藏全部归自己所有。

  曾经的小国,如今已经成为大陆首屈一指的国家。大陆几乎所有的国家、文化、人群都接受了『王』的统治。

  这便是『王』最初的欲望。


  Greed的诞生是在那不久之后。

  『王』的本意是号令各个物种族群的王们,助他进一步统一整个世界。Greed也正是为此而创造的。

  然而,完成的十枚一组的核心硬币,并没有出现任何生命迹象。由核心硬币发展的OOO系统虽然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恩惠,但炼金术师们原本的目的却迟迟无法达成。

  『王』正在侵略他国的途中。炼金术师们的首领「Gara」便决定,在王留下的其余九枚核心硬币上,加上大量普通硬币进行实验。

  实验成功了。

  十枚里取走了一枚。从这个「欠缺」的数字里,生出了想要将之填满的欲望。

  『王』为新的生命而感到欣喜,把自己使用的核心硬币降到了最低限度,促使了我们的诞生。

  我们则承诺会将收集到的普通硬币中的大部分,献给『王』。

  虽然并非自愿,但若是正面拒绝的话,毫无疑问会被夺走更多的核心硬币。所以,我也只好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,去收集更多更多的普通硬币。

  「从那家伙身上做出Yummy来的话,会特别强力吧。没有比他更欲念深重的人类了。要是行得通的话,普通硬币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」

  Uva曾经发出过这样的感叹。毫无自尊可言的措辞,让人有点怀疑这家伙的神经是否还正常。但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过这个念头。

  总而言之,『王』创造我们,不过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普通硬币罢了。

  (为什么?)

  这个疑问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。『王』需要普通硬币来做什么?确实,普通硬币也是力量的来源之一。但是,他为何还要渴求力量。以他现有的实力,人类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他了。

  『王』的目标究竟在何方?

  收集如此众多的普通硬币,用来做什么?

  八成Kazari也想过同样的问题。那家伙和我一样是头脑派。无处消磨的漫长时光里,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「不过,就这么一直……寄人篱下可就太无趣了」

  被迫服从于愚蠢的人类,这样的现实让我难以忍受。

  「回想起此身为王的事实吧」

  为了重返梦中那自由的生活,我做出了某个决断。




  「我要打倒『王』。你们也来帮把手」

 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发言,其他Greed都非常惊讶。然而我只是安静地等待他们的回复。

  「你不是『王』的左膀右臂吗」

  Mezuru第一个打破沉默。这家伙是水栖生物之王。身姿按人类的标准来说应该算是女性吧。

  「胡说八道」

  「啊不好意思。应该说是走狗吧」

  Mezuru会这么说也是事出有因。

  Greed之中,我作为与『王』沟通的渠道。主要任务是将Greed们收集的硬币运送到王宫。

  我又不是自愿才这么做的。

  自诞生之日起,以我的核心硬币被夺走为开端,每个Greed或多或少都被王夺走了一部分核心硬币,因而无法使出全部力量。不过被夺走六枚之多的只有我一个。六枚核心硬币所带走的力量不可估量。

  多半就算和其他Greed一对一战斗,我也毫无胜算。

  令人不悦至极的现状。

  所以,我只能利用『王』的绝大权威,周旋于其他Greed之间。

  「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了那家伙的手下。就算是现在,只要一有空隙我都巴不得要了他的命」

  「辛苦你了。每次都被揍得遍体鳞伤,连普通硬币也被夺走。真是不容易啊」

  Uva搭上我的肩膀,一脸愉快的表情嘲讽道。

  「……你的核心硬币还剩几枚?」

  「当然是九枚」

  Uva一直对『王』言听计从,以防自己的核心硬币被夺走。但最近出了点岔子。

  「不久前你似乎潜入宫殿里试图从『王』那里夺取核心硬币,结果如何」

  Uva不高兴地闭上了嘴。

  因为他被反将了一军。潜入失败,反而被『王』夺走了四枚核心硬币。真是可笑的家伙。

  「那我也还有五枚。比只剩下三枚的你要强多了!」

  这时Gameru从旁插嘴。

  「三枚和五枚?哪个比较多?Mezuru」

  「五枚哟」

  「这样啊。五枚吗?五枚比较多。五枚比较多」

  Gameru天真地对Mezuru说道。

  重量系生物之王Gameru。拥有能联想到犀牛、大象之类的生物一般的强壮体格,以及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家伙的智力水平很低。平常都随心所欲地行动,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创造Yummy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算是最像Greed的Greed也说不定。

  但没有人敢轻视这家伙。因为他是我们当中保有核心硬币数量最多的一个。

  七枚。Gameru手上还有七枚核心硬币。

  『王』为何只从Gameru那里夺走了两枚核心硬币,理由我不甚清楚。也许因为他并没有对自己采取反抗态度……不管怎么说,要对『王』竖起反旗,Gameru必定会成为宝贵的战斗力。

  「就这么被那家伙夺走大量的普通硬币,实在是令人不爽」

  「不爽又能怎样。没办法的事情再怎么说也没办法」

  Uva反驳道。

  「你连自己身为王的事情都忘了吗。我可不会忘记。被人类这种愚蠢的生物玩弄于股掌之上,你还能忍多久?」

  Uva沉默了。

  沉默持续了一小会儿。终于,最后一个人开口了。

  「我早就猜到,总有谁会忍不住把这话说出来的。不过,你真的认为能赢吗?」

  说话的是Kazari。猫科动物之王听起来似乎挺可爱,但这家伙,却是Greed当中最为狡猾的一个。总是深思熟虑、预判出几步之后的结果才行动。实际上,最早承诺向『王』献上普通硬币的,正是Kazari。就连我都因为不爽而准备拒绝的时候,这家伙却突然倒戈,导致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。我无法预测他的想法。但是,Kazari应该有他自己的考虑。

  对我来说,Kazari是Greed中最需要警戒和注意的对象。

  「怎么样?有胜算吗?」

  「我知道那家伙把夺走的核心硬币藏在哪里」

  「真的?」

  Mezuru疑虑重重地问道。

  「当然。首先得把核心硬币抢回来。五人都是完全体Greed的话,或许可以对抗OOO」

  Kazari则追问道。

  「要是对抗不了呢?」

  「还有最后的杀手锏」

  「杀手锏?啥?那是啥?」

  Uva向前探出身子,急切地问道。看来对我的提案很有兴趣。

  「从『王』身上创造出Yummy。我们所有人一起把普通硬币投入他体内,创造出最强的Yummy」

  过去从来没有试过类似的事情。会生出五只不同的Yummy,还是一只强力的Yummy……无论如何,宿主是有着无穷欲望的那家伙的话,一定会是最强的Yummy。

  我费尽口舌地说服其他Greed。只要能从那家伙身上创造出强力的Yummy,就算是OOO也必定会陷入苦战。

  不过,我等Greed并非同伴。各自都只忠于自身的欲望而行动。

  既没有连带意识,也没有同情或体谅。

  这里只有欲望。也正因如此,欲求一致的话,就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。只要各自为了自身的欲望而使出全力……就算再巨大的障碍也能越过。




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89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本陣強襲|Powered by LOFTER